作為省會城市,近些年長沙市的軟環境建設得如何?又存在哪些急需解決的短板問題?受訪專家代表表示軟環境建設的根本要務是轉變工作作風,提高依法行政意識和服務意識。本報記者丁婷婷長沙報道
  談重要性軟環境建設不力,必然影響經濟發展
  瀟湘晨報:關於優化發展環境的問題,首先我們來問一問翟玉華律師。你們律師所常年為優化發展環境的案件糾紛提供法律援助,請問你對地方發展“軟環境”有什麼樣的體會?
  翟玉華:就長沙來說,平心而論,近幾年可以明顯感受到政府對“優化環境”的重視,相比幾年前,“軟環境”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。我們所從2004年起成立“優化發展環境律師援助中心”,每年都跟一批與優化環境有關的案件打交道,可謂真正深刻地體會到“軟環境”對地方發展的重要性:一個企業來一個地方投資,它希望能獲得高效的政府服務、公平的行政執法、公正的司法裁決。
  瀟湘晨報:採訪中我們意識到,公眾對“軟環境”的理解總是模糊而含混的,能否舉例說明,“軟環境”建設對地方發展究竟為何重要而迫切?
  翟玉華:舉個很多年前我經手的案例吧。曾經有個著名的安全門生產企業在省內某地新開了個工廠,可是沒多久就收到了有關部門50萬元的罰單並沒收產品,說企業的安全門有質量問題。接到投訴,我們與省紀委的幹部下去瞭解,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,是地方上的幹部故意“設卡”,是典型的“亂罰款”。雖然調查核實後“亂罰款”的幹部被調離崗位,但在企業心目中這個地方的“投資環境”大打折扣,下次有更大的項目還會不會來這個地方,企業心裡就有了顧慮,必然影響地方經濟發展。多年前坊間戲說“把外商打成內傷,把內商脫得精光”就是軟環境堪憂的體現。
  瀟湘晨報:從你們事務所處理的糾紛案件來看,這些年企業投訴涉及發展軟環境的案件主要集中在哪些領域?
  翟玉華:不諱言地說,前幾年主要是工商、質監領域,以“設卡收費”情況居多。我分析其根源在於這兩個部門實際上是財政差額撥款單位,要靠收費創收。2008年在各方建議下這兩個部門落實財政全額撥款,不需要再依靠罰款搞創收,這種情況有了很大改善。所以,我認為根源還是制度建設的問題,體制和機制理順了,許多發展環境的問題會迎刃而解。
  談問題幹部“依法行政”意識仍有待提高
  瀟湘晨報:現在各級政府都在強調“優化發展軟環境”,你認為“發展軟環境”的建設重點應該解決哪幾個領域的主要問題?
  胡春艷:個人認為可從兩個方面入手:首先應切實減少政府對市場的過多干預,讓政府職能真正轉移到宏觀調控、市場指導、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上來,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;其次要想保障高效的機關效能,最關鍵的是落實問責制度,打造一支高度負責、高效廉潔的幹部隊伍。
  翟玉華:我認為有三個領域。首先是政府如何服好務的問題,要強化政府的服務意識,企業和市民到政府辦事方不方便,速度快不快很重要;第二是要行政執法公平,該罰的一定要罰到位,對不該罰的堅決不能罰,堅決杜絕執法人員以權謀私;第三是要有公正的司法環境,保障投資者的合法利益不受侵犯。
  瀟湘晨報:在“機關效能與發展軟環境”方面,你認為長沙還存在哪些急需改善和解決的“短板”領域和問題?
  曹習華:我認為一些部門和單位或多或少還存在官本位思想,工作按部就班、怕冒風險、怕擔責任;部門溝通協調不夠順暢,工作上甚至有些推諉扯皮;行政處罰和收費彈性較大;行政審批程序較為複雜,辦事效率不高等問題。這些短板不利於長沙進一步做大做強,在激烈的省會城市競爭中保持優勢,邁入省會城市第一方陣。只有解決好這一問題,長沙才能真正實現“六個走在前列”。
  翟玉華:我認為公職人員的服務意識還應該加強。胡春艷:長沙要加強軟環境建設,我認為政府首先應該要進一步轉變觀念,充分認識優化經濟社會環境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前提;其次,政府要做到放權、讓權,讓市場發揮主體性作用;最後,政府要抓好依法行政,要嚴格落實責任追究制。
  瀟湘晨報:應該如何提高幹部依法行政意識和服務意識?
  翟玉華:我認為優化環境就像搞衛生大掃除一樣,僅靠政府部門和領導來做廣度和深度不夠,應該擴大參與面;另外行政問責只是手段之一,要擴大反饋信息的來源,擴大信息收集的渠道;再者處罰力度還應該加大。
  談“行政問責”可以引入公眾的參與機制
  瀟湘晨報:長沙早在十年前非典時期就在全國第一個推出了官員行政問責辦法,現在行政問責已被全國借鑒。怎樣看待行政問責與黨紀政紀處分之間的區別和聯繫?
  胡春艷:行政問責與黨紀政紀處分既有區別又有聯繫。行政問責和黨紀政紀處分都是責任追究制度,但二者適用的主體、內容和方式有所區別。一方面,實行問責不能代替黨紀政紀處分,黨紀政紀處分也不能代替問責,問責後仍可依照有關規定給予被問責者黨紀政紀處分;另一方面,並不是對實行問責的都要給予黨紀政紀處分。
  瀟湘晨報:我們發現有部分官員幹部對行政問責的處分是不服氣的,他們認為,這麼多人都在做,為什麼只問責我一個人?對於幹部的這種不滿和不服,要怎樣看待?
  胡春艷:這說明我國的行政問責制度缺乏常態性的執行機制,存在一些制度設計的缺陷,很多時候對官員的問責是迫於重大突發事故或輿論壓力才被執行的,這種問題的解決只有通過建立多元的問責主體、規範的問責程序、有效的責任追究制度才能杜絕這種非常態的責任處罰機制。
  曹習華:就我國行政問責制度整體而言,仍有幾個不完善的地方:職責權限規定不清,行政問責主體單一,行政問責範圍不廣,行政問責法制不健全,導致被問責的不滿不服;二是被問責幹部自身素質還有待進一步提高,思想認識有待進一步提升;三是整個社會要形成問責文化氛圍,甚至樹立起無功即是過的問責理念。
  瀟湘晨報:你認為長沙的行政問責制度下一步還可以怎樣完善?
  胡春艷:我認為下一步,長沙的行政問責制度建設可以引入公眾的參與機制,通過市民報告卡、社會審計等方式來監督政府的行政行為,這種多元的問責主體有利於彌補目前內部問責的弊端,更好地為發展軟環境建設提供有力保障。
  瀟湘晨報:長沙下一步應該具體從哪些方面著手提升機關效能和軟環境?怎樣才能讓軟環境建設“落到實處”?你有什麼建議?
  胡春艷:首先,健全發展軟環境建設的相關法律制度,建立法治型政府;其次,發揮市場主體作用,積極轉變政府職能,建立起服務型政府;最後,提升政府的責任意識、建立責任型政府。只有建立起法治型政府、服務型政府和責任型政府,我想長沙的軟環境才能更加優化。
  曹習華:下一步,一是以“六個走在前列”為契機,全面提升機關幹部的思想道德素質和業務能力;二是繼續實施“一推行四公開”制度,進一步密切黨群乾群關係;三是全面落實中共長沙市委第十二屆六次全會精神,全面打造服務型機關。總之,領導要高度重視,制度建設要跟上,作風上要更務實,大力加強群眾監督和輿論監督。
  惠民政策
  “一推行四公開”解決群眾訴求12.9萬多個
  2011年12月30日,省內有媒體集中公佈了107個單位共1108名領導幹部的聯繫電話,電話公佈的第二天,長沙市群眾工作室的工作人員,接聽電話嗓子都啞了。
  這是長沙市2011年12月開始的“一推行四公開”制度一部分,至今已有兩年。
  2011年12月,中共長沙市委下發《關於建立“一推行四公開”制度進一步密切聯繫群眾的意見》[(長髮(2011)24號)],號召全市上下深入廣泛開展以“一推行四公開”為主要內容的群眾工作。
  不僅長沙市本級,其他下屬區縣如長沙縣、瀏陽市、寧鄉縣等也相繼在當地媒體、政務網站公佈了縣級領導的聯繫信息。
  2012年1月4日,按照文件要求,市委群工辦組織全市市、縣、鄉三級幹部聯點駐村,其中,31名市領導聯繫九個區縣(市)指導群眾工作,348名區縣(市)領導聯繫鄉鎮(街道)指導群眾工作,102個市直單位選派270名幹部組成90個工作組聯繫90個村(社區)開展群眾工作,各區縣(市)直部門選派3850名幹部、各鄉鎮(街道)選派10478名幹部駐村(社區)開展群眾工作。全市共有14598名幹部直接進駐村組、社區開展群眾工作。
  至此,長沙市“一推行四公開”群眾工作正式全面啟動。
  截至2013年9月,這項制度已取得顯著成績:全市縣級以上領導接待群眾1.5萬多人次,全市各級群工辦共收集群眾反映的問題和訴求14.8萬餘個,化解12.9萬多個(化解率87.5%),處理信訪積案3100多件,絕大多數信訪問題在區縣(市)得到解決,真正使問題在相互交流中得以化解。
  (原標題:依法行政和高效服務是關鍵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s17esrkxy 的頭像
es17esrkxy

新電視

es17esrkx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